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2758字 | 5分钟阅读
来源 | 格隆汇APP(hkguruclub)文 | 熙熙然cl
2020年的春节序幕尚未打开,新型冠状病毒却猝不及防的搅乱了普天同庆的氛围。从20号开始(确切的说从18号就已经露出端倪)恐慌迅速蔓延,各大药房的口罩已经脱销,京东等网购口罩几乎断货。原本不温不火的股市,一下子被医药板块带上云霄。

疫情仍在继续,武汉市长已经在新闻里呼吁大家不要来武汉。深圳北站,退票口排起不长不短的队伍,绝大部分是退掉去武汉的票;高铁站的工作人员穿上了防疫服,不定期消杀。大街上,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朋友圈被各种关于冠状病毒的链接刷屏、市区级的新闻不断播报着最新疫情;小区开始喷洒消毒水,保安员、保洁员已经是口罩、手套、帽子几乎要武装到牙齿了......惶恐与不安、焦灼与混乱,时空仿佛瞬间回到了17年前的非典。


这场病毒对公共服务等许多领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特别是对深圳,这场病毒几乎是把这个城市的产业特别是快递业重新洗了牌。

2003年初,深圳产业发展在特区成立的23年里探到了最深的底部。1月份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深圳的GDP不到广州的80%;从1998年到2003年深圳大量制造类的实体企业流失,2002年底,东莞成为全国拥有港资台资企业最多的城市,人口基本与深圳持平。雪上加霜的是,在此期间,全国互联网泡沫破灭,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赔钱。新浪、搜狐、网易股价跌破1美元;腾讯几度辗转,寻求低价"卖身"。

动荡中,谁也没注意到一个不起眼的、门槛不高的行业却在非典中突围并如同物种演化般壮大起来。受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影响,国内电子商务在2003年初一直处在观望和犹豫当中。谁也没想到"非典"突如其来。病毒疫情造成的隔离环境,使得电视电话购物、网络购物成为兴起的"刚需",电子商务的优势终于得以彰显,快递快运业正是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获得了新的生存和发展机遇。

不同于全球快递行业的发展进程,中国快递业特别是民营快递快运业起步很晚。1980年,中国邮政开办了国内特快专递业务,EMS。由于技术含量低,市场需求大,利益驱动之下,民营快递企业开始野蛮生长,广东的表现最为明显。1993年,小平同志南方谈话之后,香港近8万多家制造工厂移到中国大陆,其中珠三角占了5万多家。


香港与珠三角之间的函件、货运业务量暴增。年轻的王卫抓住商机,在香港旺角租下几十平方米的店面,专门收揽港企运送到珠三角的信件、样品;并在顺德注册了顺丰速运,成立之初,连老板带员工仅6人。这个时期的业务全靠"人肉运输",王卫和员工们早出晚归用背包和拉杆箱往返于罗湖口岸运货,被称为"水货佬"。3年后,会计出身的崔维星辞去南航国旅的工作,下海开始自营货运业务,在南航老干广东货运处,以"4个人,8平米"的规模起步,创办了德邦快递。由于创业门槛低,一时间,大批民营的货运、零担和快递业务雨后春笋般波及全国。但这一时期的民营快递业没有大资金的支持,没有政策的扶持和认可,在相当一段时期处于"生的多活的少"的"黑色"状态。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90年代往返深港的"水货佬"

然而,非典的爆发却给苦苦求生的民营快递带来了意外的契机。非典时期,国内旅游、餐饮、零售业等遭遇重创,却触发了网络购物的兴起。为了生存和激发员工斗志,德邦提出了"别人停工,德邦人不停工"的口号。承揽了许多写字楼、家属院、商场等收货送货的业务,给原已萎缩的业务带来爆发式增长。


身处"非典"重灾区的顺丰也迎来了业务量的猛增。王卫瞄准因非典而陷入低谷的中国航空,冒险抵押了9次家产,与扬子江快运航空签订了5架737全货机的包机协议,往返于广州、上海、杭州的3个集散中心之间,第一个将快递行业带上天空。通过租用飞机,顺丰实现了全天候、全年365天无节假日派送。凭借革命性的服务改造,2003年之后,顺丰的货量以每年50%左右迅速增长。迅速增长的货量形成的规模优势,抵消了包机增加的成本。这种良性循环,又进一步巩固了顺丰在速度方面的优势。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非典之后的2003年6月,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签署了CEPA协议。这个协议给广东省,给深圳市带来了利好。在此协议下,香港与珠三角实现了人流、物流的进一步畅通,重振了珠三角的竞争优势和投资信心。从政治生态环境来看,这也是长三角和珠三角重回平衡的一次历史转机。借着这场历史机遇之势,物流业强势崛起,带动国内快递业大踏步跨越了由生存到发展的第一个阶段,也可称之为"活下来"的阶段。


随着"物流"被国家列为支柱性产业,物流行业的发展成为了业内外重点关注的话题,快递快运行业更是焦点中的焦点。中国快递快运企业坐上了快速发展的列车。但这台列车并不匀速前进,途中有不少企业因内部管理、运作模式、同质化竞争等问题被甩出、被淘汰。产业再次面临转型,进入"活的长"的第二阶段。不同于欧美快递业因用户产业的转型(如制造中心迁徙等)而带来的转型,中国快递业的转型有很强的偶然成分,几乎没有复制与参考的可能。


2003年"非典疫情"下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在拉动快递业发展的同时也倒逼快递快运业实现内部管理和运作模式的转型。而此时占到电商业务半壁江山的快递对电商也开始形成"反噬",一些快递企业甚至开始启动"去电商化",来推动自身转型发展。为了维持电商与快递业务的平衡,德邦快递将销售模式转为直营模式,吸引不少电商行业的支持与加盟。这一时期,除EMS外,国内快递快运行业几乎均以"加盟制"获得市场的开拓。之后,顺丰收回网点直营,其余企业则以"中心直营+网点加盟"的改良方式运营。不管是"直营"还是"加盟",判定企业如何能活长久的还是服务质量。当然,在后来的市场竞争中,中国企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两种模式均能够服务好用户。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2009年9月,《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颁布,快递快运业进入了"活的强"的比拼阶段。随着物流、快递等企业的上市使得整个产业有了充足的资本支持。中国快递快运行业终于有了复制国际同行企业的底气,尤其是在硬件投资方面。同年11月,淘宝双十一发生严重"爆仓"。这一事件使得国内快递快运行业认识到了硬件技术的重要性,开始走出国门与国际接轨。UPS、FedEx、DHL、雅玛多等老牌物流快递也开始了与中国同行的技术并购和研发投资。同时,各快递企业还积极展开与科技企业合作,将黑科技引入产业。实现了"小黄人"快递分拣,无人机送货等惊艳的转型与转变。这一阶段的改革创新不仅是硬件设备,更是整个快递行业的精进与蜕变。

短短十几年,一个低门槛、低技术的产业就这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型与转变。正如王卫所说"为什么会有偶然,当所有的因果都集中到一起后,你再去对比,你会知道这是必然"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春节将至,对抗病毒的生命保卫战仍在轰轰烈烈,对比17年前,此次防疫无论从信息发布、防控救治、应急处理等都不可同日而语。我们此时该做的是响应号召,多团聚、少出门;多网购、少逛街;不信谣、不恐慌;多锻炼、多传播正能量。照顾好家人也照顾好自己。  


节日快乐,天佑中华!(附2020年春节须知)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文中观点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北大纵横):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

 生成海报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一杯奶茶的数字化之路

关注并将「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设为星标 每天早 07 : 45 按时送达 数字化的概念虽然使用的越来越多,但是到目前为 ...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17年前,那些因非典而生的产业